<address id="fphvl"></address>

      
      

      <sub id="fphvl"><listing id="fphvl"><mark id="fphvl"></mark></listing></sub><address id="fphvl"><listing id="fphvl"><menuitem id="fphvl"></menuitem></listing></address>
      <sub id="fphvl"></sub>
      <sub id="fphvl"></sub>
      <sub id="fphvl"></sub>
        <form id="fphvl"><listing id="fphvl"></listing></form>
              <address id="fphvl"><listing id="fphvl"></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phvl"><listing id="fphvl"></listing></address>

                              知名学者、法学家 上海交通大学郑戈教授做客皖西学院“政法周末大讲堂”

                              发布者:学术动态管理员发布时间:2019-03-19浏览次数:59

                              2019315日下午,应皖西学院法学院邀请,知名学者、法学家,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博士生导师郑戈教授做客皖西学院“政法周末大讲堂”第117期,为我校师生作“科技风险的法律规制—以基因编辑为例”和“宪法学习要旨”两场主题报告。报告由法学院院长刘鑫主持,法学院师生近300人聆听了报告。

                              报告中,围绕“科技风险的法律规制”这一主题,郑戈指出,在当代,生物学的迅猛发展已经使人类逐渐掌握了生命的奥秘,并开始利用技术手段改写和创造生命。基因编辑技术对生命本身以及对人类社会的伦理价值和基本秩序带来的冲击显而易见,但法律的回应明显滞后。目前通行的风险规制模式将事实层面的风险与规范层面的伦理争议混为一谈,因而不利于发展出一套既鼓励创新又保护个人权利和公共利益的规则体系。对于基因编辑所涉及的技术风险与伦理争议,应进行分类治理。对于前者,可以通过强化现有的专业化行政监管(科学行政模式)来加以控制;对于后者,则需要通过增加透明度、强化公众参与、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塑造、完善伦理审查等共识形成机制(民主行政模式)来进行规制。这种整合了科学与民主、客观评估与共识形成的分类治理模式更有助于将科学研究及技术应用引向造福于人类的目的。

                              郑戈引用道格拉斯.亚当斯在《银河系漫游指南》中提及的“科技三定律”,揭示了不同年龄段对于科技的不同认知。郑戈认为,科技对人类的影响和变化是毫无疑问的,如果我们视而不见,只会被其裹挟而不知所措;在科学面前我们要保持开放的态度,不要对自然的事实和真相视而不见,只有对相应领域有所了解才能作出理性的判断。

                              郑戈聚焦广受舆论关注的基因编辑技术,梳理了“贺建奎事件”的经过以及事件所呈现出的法律问题,解释了CRISPR/CAS9技术的原理以及HIV病毒结构。郑戈对国内现行立法进行了梳理,对原国家卫计委2016年制订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和科技部、卫生部制订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的相关条文进行了解读。郑戈还从比较法的视角介绍了英美两国的立法实践和相关经验。

                              针对“贺建奎事件”所呈现出的法律问题,郑戈认为,对贺建奎本人及相关医疗机构的处理,不用借助专门规制基因编辑技术临床应用的法律,而只需要借助现行的规制医疗活动(包括人类辅助生殖服务)的法律即可。贺建奎的活动已经超出了科学研究的范围,而是很明显的临床医疗活动。科学研究与医疗活动(包括临床研究)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在实验室开展的不影响活着的人的身心状态的研究,而后者则是干预人的生理和心理的活动。哪怕是出于研究目的的临床医疗活动,也必须由医生而不是由不具备医师资格的研究人员来进行。我国现有的相关法律规则有《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

                              郑戈指出,受这一事件促动,相关领域的立法工作开始引起重视。科技部党组在20191号文件中提出要“加快推进人类遗传资源管理立法工作,加强对基因编辑、人工智能、合成生物学等前沿领域技术研发的规制,有效应对伦理挑战和安全风险”。这方面的最新进展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于2019226日发布的《生物医学新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专门针对“贺建奎事件”中所涉及的现有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未能明确规定的部分作出了规定。将“涉及遗传物质改变或调控遗传物质表达的,如基因转移技术、基因编辑技术、基因调控技术、干细胞技术、体细胞技术、线粒体置换技术等”列为高风险新技术,由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直接管理。如果获得通过,这将是“基因编辑”一词正式进入我国法律规范体系。

                              对于由基因编辑技术所带来的伦理和法律问题,郑戈认为,人的尊严既是宪法基本权利,也是国际人权法致力于维护的基本价值。但现有的国际条约对各国基因编辑技术从业者并无约束力和影响力。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制定人类基因保护的基本法,以人的尊严和平等基本宪法权利和价值为基础来塑造一整套规制基因编辑的基本规则,为目前已经存在的各种部门规章提供一个上位法基础。我国也应当积极参与并带动以人的尊严为核心价值的生命宪制国际共识的缔造。

                              郑戈指出,法律规范科技风险的短板日益凸显,由于法律教义化和技术化的特征导致法律人对科技发展反应迟钝,尤其当法律日益算法化之后,法律人基于对事实的认知、判断的能力日益衰退。法律要规制科学风险,首先需要了解科学自身的规律。在这一前提下,诞生了“儿童享有开放未来的权利”、“基因多样性原则”、“风险控制原则”等许多重要的法律原则。

                              郑戈强调,我国已经把包括基因编辑技术在内的生命科学研究和技术应用与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信息技术纳入国家的总体发展战略,作为打造“创新型国家”总体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过程中,积极主动地完善规制相关研究和技术应用的法律规范是赢得时间和发展空间的重要保障,同时也是控制风险、保护人民健康福祉的必要条件。法律一方面可以给技术套上缰绳,使它不至于将人类带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另一方面也可以为真正旨在探索生命奥秘和治病良方的科学研究和技术探索保驾护航。但是,要发展出这样的法律,我们不能完全依靠科学家和技术官僚所提供的规制蓝图,还应当回到宪法层面,寻找科学与民主、发展与人权保障之间的平衡点。

                              报告中,郑戈还就《宪法学学习要旨》这一问题分享了自己的教学和研究体会。郑戈的报告紧扣当前社会热点,内容充实,旁征博引,论据详实、引人深思。在互动交流环节,郑戈详细地解答了同学们提出的问题。

                              本期政法周末大讲堂由法学院、皖西学院社会科学联合会共同主办。  

                              郑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他15岁时进入四川大学法律系学习,1991年大学毕业,之后在四川省自贡市公安局工作两年。1993年赴北京大学法律学系攻读研究生,1996年获法学硕士学位,1998年获法学博士学位,此后留校任教。在北大法学院就读时,就已是蜚声校内外的才子,与强世功、赵哓力一起被誉为“北大法学三剑客”。20007月开始游学北美,先后在密歇根大学、多伦多大学、杜克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访问教授。20041月至20141月起任教于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郑戈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是中国宪法、比较宪法和法理学,著有《西方法律思想史》与《法律与现代人的命运》等,同时翻译了大量西方学术名著,如《法律的道德性》《公法的变迁》与《普通法》,都收入了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文/段宗妍  图/贾良国  审核/刘鑫)

                               

                              缅甸老街亨利集团_新锦江娱乐